小草短视频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既然已写信知会过家里,就没必要带他们去四合院了。

到了京都,陆驰骁拦了两辆黄包车,直接去了陆战锋单位分配的住宅楼。

“这不是老陆家的老二吗?”

小区门口,一位老者拄着拐杖叫住了他。

“姜爷爷,您身体好了?”陆驰骁单手抱着儿子,上前握手。

“好了好了,这不趁有力气出来走动走动。”姜老爷子扫了眼他怀里白白胖胖的小家伙,以及他身后的人,八卦心起,笑眯眯地问,“不介绍下?”

陆驰骁当没看到长辈眼里的揶揄之色,淡定自若地扭头牵过徐随珠的手:“这是姜爷爷,从小看我长大的。姜爷爷,这是我未过门的媳妇徐随珠,Z省余浦人,这两位是随随的姑姑、姑父。这是我儿子,小名兜兜,下个月八号满周岁,到时还请姜爷爷赏光来吃酒。”

“好好好,还是小子手脚快啊!”

姜老爷子闻言哈哈笑,朝徐随珠以及徐秀媛俩口子点点头,满意地拍拍陆驰骁的肩说:

“先前总听爷爷抱怨,说给介绍了几个姑娘,没一次肯去见面的,婚都不肯结,猴年马月才抱得上曾孙哦。没想到这话过去才多久,不仅媳妇追到手,儿子都有了,哈哈哈!周岁宴是吧?行!只要医生不拘着我,我一定去!”

说完,不忘逗逗白胖小包子:“兜兜是吧?真可爱,老陆那家伙看到,不晓得会乐成啥样!对了,家最近没看到人嘛,爸妈出门了?”

两美女闺蜜图片写真

陆驰骁一顿,家里没人?

这时,陆家隔壁的王太太经过,闻言接话道:“我知道去哪儿了。这阵子家搞装修,弄得屋里乱糟糟的,听说亲家要来,这里哪能待客哦,就搬后海的四合院去了。怎么?不知情?”

陆驰骁:“……”

他从哪儿知情啊?爹妈压根没给他写信、拍电报。

哦,就算拍了他也收不到,因为他不在单位。

于是,家门都没进,带着人转奔四合院老宅。

小区门口逗留的时间虽短,但还是被眼尖+耳尖的人看到并传了开去。

一传十、十传百,不到半天,凡是和陆家相熟的都听说了——陆家那个相亲不肯去的小儿子,即将结婚,儿子都周岁了,未婚妻是个乡下来的。

“乡下的女人,也配跟陆二哥结婚?!”

过去曾猛追陆驰骁却无果的千金们炸了。

“还用说!肯定是母凭子贵!陆家有多想要孙子,谁不知道啊!要不然凭她一个乡巴佬也敢肖想陆二哥?”

“爸,就不能和陆伯伯说说,撮合撮合我跟陆二哥?”

千金们的家长脑阔疼。

家里待不住,索性躲去了单位。

看到陆战锋,一个个拉着他狂吐苦水:

“老陆啊,听说们家老二回来了?是幸福了,有孙子抱,有儿媳烧的现成饭吃,只管含饴弄孙就好,俺们却头大咯。”

“我说老陆,们俩口子是不是故意的?家里搞装修,临时搬去后海四合院,居然不告诉儿子?故意让他走一趟大院?好把大胖孙子、漂亮媳妇亮给大伙儿眼馋是不是?”

“就是嘛,我们家后院快烧起来了!臭丫头听说这个消息,发了一下午的脾气,唉……”

陆战锋习惯了这帮人的碎碎念,这还不好办?左耳朵进、右耳朵出呗,然而听到某个关键字眼腾地亮了眼:

“臭小子回来了?们看到了?大胖孙子、漂亮媳妇一起来的?不行,我得回去看看……”

话没说完,捞起衣架上的帽子,往头上一扣,大步流星地离开了。

留下一群被家里闺女烦得脑壳疼的同仁,看看我、我看看,半晌,齐齐发出一声烦恼的叹息:“唉……”

那厢,陆战锋才下车,就听到自家花园里传来他老爹足以绕梁三日的爽朗笑声,眉头挑了挑,伸手推开红漆大门。

绕过影壁、穿过正堂,来到二进院的小花园。

大榕树繁茂枝丫的树荫下,他老爹褶皱的脸上挂着闪瞎人眼的笑容,怀里坐着个白白胖胖的小娃娃,像极了年画里抱锦鲤的童子。

他媳妇笑不拢嘴地坐在边上喂娃娃吃葡萄,嘴里哄着:“来,乖宝宝,再吃一勺葡萄汁,奶奶碾碎了,不会卡到的。”

陆战锋眸光一亮,快步上前:“亲家来了?”

徐秀媛俩口子正拘谨着。

他们没想到侄女未来的夫婿家条件这么好,光是住房就两套,这一套瞧着还挺像说书里讲的王府大院。

原先盼着侄女嫁个好人家,这会反倒有些踌躇了。

老一辈讲究门当户对,不是没有道理的——两家条件相差太大了,将来容易导致小俩口闹矛盾。

这会见男方家的男主人回来,忙起身立正。

陆夫人忙招呼他们:“坐坐,站起来干什么!”随后冲丈夫调侃,“哟,大忙人回来了。还以为今天也要加班,我们都没打算等吃晚饭。”

陆战锋轻咳一声,意思是说:老子不要面子的?能不在旁人跟前怼吗?

陆夫人扑哧笑了,对徐秀媛俩口子介绍:“这就是阿骁他爸,单位里黑脸惯了,回家也不常笑,们别介意,其实他高兴着呢。”

又抢在陆战锋黑脸之前,介绍亲家给他认识:“这两位就是随随的姑姑、姑父。刚还在聊,峡湾渔场改制那会儿,顾小四不是发了好一阵愁吗?”

顾小四就是傅正阳的舅舅,他大姐和陆夫人很熟,学生时代经常一块儿玩,跟着他大姐叫惯了,到现在都没习惯改口。

“……他那会多担心底下工人闹腾啊,结果猜怎么着?随随姑父带了个好头,呼啦一下,带动大部分工人承包了渔场,傅小四没费什么力就添了一笔业绩,下回逮着他,我非得好好说说他,占了我们随随姑父这么大个便宜,谢谢两字都没有……”

“这倒是。”陆老爷子逗着怀里的曾孙,顺嘴接道,“现如今各地渔场都在改制,从北往南,本以为广城那边的渔场会是南方第一个吃螃蟹的,没想到被余浦抢了第一。顾小四是得感谢我们亲家。”末了又称赞道,“不错不错,说明各地百姓都在积极为生活奋斗。”